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李金镛杯酒定边患(漠河历史文化)
2010-05-01 07:46:13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4978次 评论:0
   在北方地区,特别是漠河有这样一种饮酒习俗,就是不论谁请客或办事,在开席时,总是要在主人的倡导下先干三杯,然后才能正式开席。这三杯主人总要说出些名堂来,客人才肯喝。这也是这顿宴席的目的或者说是宗旨,话说明白了,酒喝得也明白,喝得也痛快;说不明白,这酒便喝得就郁闷,客人会有不明不白的感觉,酒也喝不尽兴。
   那这种习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又是什么人首开先河的呢?在漠河老年人的口中,就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,这故事的主角就是清朝名臣在东北大名鼎鼎李金镛先生。
   1887年李金镛奉光绪之命来漠河督办金矿,当时在漠河老沟淘金的多是俄国金匪。主些金匪仗着本国政府撑腰,在中国漠河肆无忌惮,甚至一度建立了一个所谓的极吐尔加共和国,其侵略嘴脸早已昭然若揭,其行径令人发指。虽然已被清庭剿灭,但在漠河采金的俄匪仍然有增无减。
   面对这种复杂的国际形式,做为清庭二品大员的李金镛凭他多年为官的经验深知,无论对内还是对外,为主官者不树立起绝对的威信是难以统领一方的,就目前情形,不尽快树立起威信更是难以震慑猖狂的金匪。
   为此,他一到漠河老沟便深入分析了俄方边务大臣与中国历次交手的记录,与曾随吴大澄戍守珲春边防,职为副戎。对边防、矿务“素所究心”的郭梯阶研究俄方边务情况。从郭梯阶那李金镛了解到俄方边务大臣达得坡罗夫不善饮酒,他常常让他的一个副官代他饮酒,这副官脾气暴躁,尤其不能容忍别人轻视他,否则总是闹出打碗飞杯之事。李金镛了解到这些后,便略施小计,在一次与俄方边务大臣达得坡罗夫小范围交涉期间,于在酒上作文章,一举打灭了俄国那嚣张的气焰。
   那是李金镛来漠河老沟的那一年,那个时候,在漠河老沟活动着大批俄国金匪。他们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,恬不知耻而且肆无忌惮。由于当时正是满清政府濒于崩溃的边缘,已无国力可言。尤其朝庭昏庸无道,在这样的背景下,以政府之名清除金匪,实在是痴人说梦。李金镛为了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,他着实费了很多心思。
   恰在这个时候,一个叫夏南中的朝庭官员因看中了一农家姑娘,强抢不成,便露出酷史本性恼羞成怒依仗自己手中权利,竟将姑娘的哥哥活活打死。此事偏偏被宋小濂查实,上报到李金镛案前。李金镛一看案卷顿时大怒,本欲立即处死。宋小濂从旁拦住,小声对李金镛说:“此人不可不杀,但我们可心借这颗人头,作些文章,也无不可。”此言一出,李金镛心里一亮。于是二人来到私宅,秘密商讨一番,定下大计。当晚,李金镛从监狱中提出夏南中。于高堂之上,怒目而视。那夏南中知李金镛手中握有生杀大权,杀他一个犯禁的七品小吏,实不足以亲自审问。那夏南中跪于堂下,身体抖个不停。李金镛一拍惊堂木,问道:“夏南中,你可知罪?”夏南中叩头如捣蒜,口称知罪。李金镛又问:“此罪当如何处置?”
夏南中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无视金矿章程,犯此大罪,按律当诛来九族。……但求李大人念我往日之功,能放我全家,小人纵粉身碎骨也感念大人恩德。” 李金镛长叹一声,对夏南中道:“你随我赈边开矿,也立下过汗马功劳。我实不忍心杀你,更不愿因你之过而牵连你的全家。但国法不容,也实在叫我为难。”
夏南中以头触地,痛哭悲声。 李金镛又叹了口气说:“夏南中,为你之事我想了很久。有一法,可让你立虚功,保你一家性命,你可应我?”
夏南中一听,马上应允说:“李公大恩,只求来生再报。无论让我上刀山下火海,我没有不应的。”
    第二日,李金镛请来俄国边务大臣达得坡罗夫,于当时老沟以烧烤鄂伦春风味久负盛名的“得利烧烤王”酒店设宴,桌上却只放了两付餐具,桌边也只有两把椅子。中方七品以上官员皆来侍倍,立于李金镛身后。那俄方所来官员见并无自己坐位,都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其中一体形高大,脸如剥去老皮的俄国官员,已现出气愤神情。
李金镛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,只让边务大臣达得坡罗夫于上座坐了。二人坐好,李金镛身后一七品官员走上前,毕恭毕敬地向李金镛行大礼。李金镛微微点了点头,那官员才来到俄国边务大臣跟前,小心为他斟上酒。斟完酒便回到自己位置。达得坡罗夫与中方官员打交道多年,对中方官制十分了解,看衣着便可看出官阶大小。这会儿他心里十分奇怪:这侍倍的怎么会是七品官员?这李金镛是个什么来头?最让他搞不明白地是那侍酒的官员只给自己斟上了酒,却没给李金镛斟上。正自不解,就看李金镛拿眼睛看他身后的官员。心里一下子明白了,这李金镛是要让自己的官员为他斟酒。因对方是一个七品官员为自己斟的酒,自己怎么办呀?没办法,只好回头对那红赤脸官员点点头。那红赤脸官员鼻子都要歪了,却也不敢发作,只好上来,为李金镛斟上酒。气哼哼回到自己位置。
李金镛却视而不见,笑着对俄边务大臣达得坡罗夫说:“今天,有幸请来俄国边务大臣,这是我们两国之间的一件大事。我们这里有个规矩,就是为表达我方的诚意,开席前,主宾双方要先干三杯。这是第一杯,即是在我方设宴,我当尽地主之谊,我来敬俄国边务大臣先生,以示我们的友好。”说完举杯与俄边务大臣碰了一下,一饮而尽。
中方那个七品官上来再次将酒斟上,那俄方红脸汉子,大喘着粗气勉强将酒为李金镛倒上。
这俄国边务大臣近年来多次与中方官方交手,思维敏捷,口才极佳,从未在交手中失利。在他的习惯性思维中,认为中方官员是不足为惧的。也正是这种思想,他手下的官员个个飞扬跋扈不可一世。尽管他不善饮酒,但每次交手,他都能巧妙地让他的手下代替他把酒喝下。因此,就是在酒上,他也一样没有失过手。
但今天的情形,让他感到措手不及。一时竟找不到应对的办法,只好自己硬着头皮将那一大杯酒干下。才要吃口菜压压酒气,不想李金镛又站了起来,对俄边务大臣说道:“久闻俄国同仁酒量极佳,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,让金镛打心里佩服。这第二杯酒,我诚心祝愿在以后的交往中我们能开诚布公,坦诚相见,互能有无。让我们的感情永远常在。”说完与俄边务大臣略一碰杯,一饮而尽。
    这时的达得坡罗夫感到自己十分被动,却无处发力,对方盛情又不能不理,只好嘴里连声道谢,咧着嘴将酒喝下。
    才坐稳,就感觉身后突然刮起一阵热风,那红脸汉子已经冲到李金镛面前,提起酒壶,看也不看就倒,那酒就杯里杯外地洒了一片。李金镛却不理会这红脸汉子,只拿眼睛看达得坡罗夫。这时中方那个七品官员也来到俄边务大臣跟前,不知是有意还是心里害怕,手一抖竟也将酒洒落在了杯处,而且还洒到了达得坡罗夫的衣服上了。李金镛一见,脸立即沉了下来,手拍桌案喝道:“夏南中,本官让你侍酒,你心不在焉,酒污边务大臣,让本官难堪,有失我大清国体,该当何罪?
夏南中立即吓得脸色灰暗,跪在李金镛面前,叩头谢罪。李金镛站起身:“你行事不端,罪不可恕,本官岂能容你!——来人,将夏南中推出斩首,以儆效尤。”
左右兵卒“喳”地应下,上来两刀斧手,押了夏南中出去,没一刻,便拎着夏南中的人头回来,放到了酒桌之上。
这一变故,吓呆了所有在场人员。那俄方红脸官员手里拎着酒壶,任酒淋漓下淌,两腿战战。李金镛从座位上站起身,连连拍打身上的残酒。口中却连连向俄方边务大臣达得坡罗夫道谦:“让俄边务大臣先生见笑了,都是我平素管束不严,弄脏了大臣的衣服,请大臣原谅。为给大臣倍罪,我已将这冒犯之人斩杀,请别介意,咱们继续畅饮。”
这几句话,谁都听得出轻重。达得坡罗夫一时酒气冲头脸色铁青,对那红脸汉子大叫道:“不知进退的东西,让你来侍酒是李大人抬举你,你不思进取,却无礼取闹,让我威风扫地,这夏南中就是你的榜样。”说完转向李金镛道:“请李大人借我刀斧手一用。”
李金镛连连摆手道:“大臣息怒,大臣息怒,此人并非的意,你我国情不同,岂能杀他。”
达得坡罗夫听那“你我国情不同”如下了摧死令一般,执意不从,竟也叫人把那红脸汉子砍了头。
李金镛见那红红的人头摆上了桌子,“哈哈”大笑,站起身,对达得坡罗夫说:“大臣真是国之忠臣,世之栋梁,有您这样的朋友,真可喜可贺。来,我们干了这第三杯酒。愿我们的友谊如长青松柏,先干为敬。”
达得坡罗夫此时已经彻底乱了方寸,胡乱支应几句,将酒喝下,便推说不胜酒力,意欲告辞。
李金镛笑说:“久闻俄方朋友都是酒中豪杰,今日却叫夏南中这厮搅扰得不痛快,那就让我下次倍罪吧。”
俄方大臣仓达得坡罗夫皇逃回官邸,几日不肯出门,往日的威风竟荡然无存。他怎么也想像不出来这李金镛到底是个什么来头,一个朝庭七品大员说杀就杀,看他身后那些官员从五品以下个个小心服侍,大气也不敢出。尤其让他心疼的是一场酒,竟让自己杀了自己的副官。从此,这俄方边务大臣达得坡罗夫再见李金镛就自觉矮了半截。
李金镛以一场酒宴用一个死囚的人头换回了一个俄边务副官生命,并由此,不到半年的时间,便肃清了老沟金匪。为金矿开创了一片新天地。
为了纪念李公功绩,从那时起,老沟就兴起了“开席三杯”的习俗。并伴着李公的故事迅速传遍整个东北。这一习俗至今还有传承。而那“得利烧烤王”也因此事而名扬漠河,至今,这家老店还是漠河县内最受食客欢迎的去处。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漠河 漠河旅游 漠河图片 漠河天气 漠河北极村 漠河自助游 责任编辑:冷刺猬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神奇北极光的由来(漠河旅游文化) 下一篇飞来松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